从金融工作会议看监管新动向:不容忽视的信号意义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7-16 03:54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顺利召开,不出意料地刷屏了。从具体字句上去看,有一些新提法,但更多地是已有提法的排列组合。在这种高级别会议上,能进入通稿的内容都是重要的。所以,虽然很多提法本身不新鲜,但在这个场合出现,本身也有强烈的信号意义。 

  整体看下来,“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和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是纲,而强化监管无疑被当做当前最有力的抓手,主要表现为三点: 

  一是强调无死角监管,即“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 

  二是强调问题导向,可以理解为适当淡化机构导向,不再强调将问题分解至各个机构,而是以问题的最终解决为目的; 

  三是强调监管问责,即“有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风险没有及时提示和处置就是渎职”。 

  三项任务是老生常谈,而关于监管的三项提法基本都是新的,不难猜测,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监管强化将成为主旋律。 

  影响是什么呢? 

  以“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和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为方向,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所以,金融机构尤其是互金机构,要发展、要创新,便要找准正确的方向,切不可逆潮流而动。 

  服务实体经济

  既然要服务实体经济,肯定要从控制资金流向上着手,流入股市、楼市或者同业空转都是逆势而为。所以,很多的资管类产品,便要调整资产结构,确保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对互金机构而言,既然定位是小额普惠,便要老老实实为普惠群体提供金融服务,借道某些通道类机构布局大额领域,便也成了不务正业,属于逆势而为。在这个逻辑下,消费金额和供应链金融,都还有很大的空间。 

  防控金融风险

  既然要防控金融风险,一方面要穿透底层资产,准确进行风险计量;另一方面,则要严防金融风险的扩散,机构间的扩散要管,向不适当的人群扩散更要管。 

  对互金机构而言,与传统金融机构在资产端的联系基本被斩断了,现在的监管重点是防止金融风险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人群扩散。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一段时间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还会被着重强调。 

  此次对地方交易所的整顿,出发点便是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即通过拆分的形式把私募类产品公募化,变相扩大了投资者范围,把广大不具有风险承受能力的群众卷入其中,自然是要被叫停的。 

  既然说到这里,还有一点不得不提,便是网贷产品是否会设立投资门槛?毕竟,从风险的角度看,网贷产品是高于银行理财产品的,但购买门槛(100或1000起)却又低于银行理财(基本5万起)。从普惠金融的角度看,似乎是一种进步;但从风险防控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角度看,似乎又有不妥之处。若被要求设立一定的门槛,则会进一步压缩网贷行业的市场空间。 

  如果说网贷产品是否需要设立准入门槛仍有待商榷,但对加密数字货币的ICO设立投资门槛的必要性则不言而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ICO的风险都远远超过私募股权类投资,既然私募股权投资设置了高门槛(如100万起),ICO的高风险,又怎么能放任不管呢? 

  深化金融改革

  深化金融改革是老生常态,不过,就现阶段而言,也有了新的内涵。之前的金融改革主要集中在机构层面,着眼于金融机构的规范化治理;而就目前来看,则更多着眼于金融机构的转型,既包括业务转型,也包括互联网转型。在此次转型过程中,有一点不容忽视,那便是金融科技的驱动作用。 

  所以,不难预测,即便未来金融监管整体趋严,真正的金融科技企业仍然会存在比较宽松的政策空间,毕竟,充分发挥金融科技的引领作用,不仅仅是国内金融体系改革的事情,还涉及到国际层面金融体系整体竞争力的问题。 

  最后,强调一句,无论发展也好,转型也好,都要顺着上述三大方向而行,不可逆势而为。 

  作者:薛洪言,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微信公号:洪言微语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