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次强制戒毒数年劳教 浙江男子靠跑步摆脱毒瘾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5 13:15

  2015舟山国际马拉松、2016杭州千岛湖马拉松、2017苏州金鸡湖马拉松  当记者看到多达几十块的各地马拉松完赛奖牌时,觉得主人一定是个热爱健身、生活非常健康向上的跑步爱好者。

  然而记者只猜对了一半,在6年前,这位主人还曾是个吸毒人员,一度家徒四壁。

  “我有过4次强制戒毒史,去劳教所待了好几年,但现在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生活乐趣”。昨天,在慈溪市新浦镇禁毒办的推荐下,记者采访到了这些奖牌的主人——阮迪治。

  在广州被老乡拉下水小伙成了人见人躲的“烟鬼”

  阮迪治44岁,是慈溪市新浦镇荣誉村人。

  说起来,他算是下海比较早的商人,也曾混得风生水起。

  17岁那年,阮迪治看不少人经商赚了钱,颇有生意头脑的他,在慈溪市胜山布料市场找到了稳定的布料货源,之后他把布料卖到广州的服装加工企业。几年打拼后,阮迪治确确实实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建了新房娶了媳妇有了存款,还买了一辆当时的土豪车——进口本田王摩托车,不是我吹牛,那可比现在的奔驰宝马还风光,眼下村里买这些轿车的人倒挺多,但那时候我是荣誉村里第二个买这车的,花了35000元钱呢!”回忆起这些,阮迪治还是一脸骄傲。

  然而也因为在广州,让他误入歧途

  “那时候周围只有同是做生意的老乡和同行,空闲的时候我们会坐在一起聊天消磨时光,直到有一天,我们一群老乡通宵打牌,早上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这时其中有个人拿来了一包粉末状的东西,说是可以提神醒脑。”

  阮迪治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面,说话那工夫,那个老乡就已经把粉末倒在了一张锡箔纸上,用打火机加热烧出了烟,并把鼻子凑了上去吸了起来,然后让阮迪治等人也试试。

  阮迪治知道这个是毒品,但眼看在座的人都吸了,自己也不能扫兴,同时也怕被笑话,只能硬着头皮吸了几口。

  吸食完后,他感觉到了头脑开始胀痛,就想闭着眼睛睡觉,并产生了呕吐感。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快感,但奇怪的是,之后我很快就上瘾了,有事没事都会惦记着去吸几口,最多时,我一天要吸掉近1000元的海洛因。”

  也因此,阮迪治的生活发生巨大转变,因为毒品价格昂贵,他不惜花费所有的积蓄去维持每日的吸食量,几年下来,原本殷实的家庭步履维艰,妻子把自己的首饰都拿出来卖了。

  “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生意也一塌糊涂,家人和朋友劝我,我都明白,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逐渐的,他从买得起进口本田王的“土豪”,成了四处借钱、游手好闲、村里人见人躲的“烟鬼”。

  4次被强制戒毒最后一次出来时他决心戒毒

  1998年,他第一次被警方发现吸毒,随后被带往奉化进行三个月的强制戒毒;

  2000年,他因为复吸毒品再次被抓获,又到金华被劳动教养一年;

  2006年7月,阮迪治依然没能抵挡复吸的瘾头,又被行政拘留了15天,接着因吸毒成瘾被劳动教养一年半;

  2009年8月,又被送进了强制戒毒劳教所,这次又是两年

  然而这两年,让阮迪治有了一些变化,眼看着从前完全不如他的人,都盖起了楼房,日子过得和和美美,而自己却一团糟糕,再看看这么多年,妻子始终不离不弃,女儿也没有放弃自己,2011年8月30日,当他走出劳教所时,就下了比以往更大的决心戒毒。

  跑步让他豁然开朗身体和精神状态明显转变

  当然,戒毒仍然是如此的困难,回到家的十几天中,每天半夜他都会不自觉地醒来,全身像被蚂蚁爬咬般难受,几次想跑出去找“老朋友”弄点粉过过瘾,但看着身边的妻子、女儿他又一次次停住了脚步。

  “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没有工作,每天总不能睡觉吧,大街上的人看见我也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所以我就无聊到去跑步了。”

  阮迪治沿着门口的水泥路一直跑到了新胜路,没想到微微出汗后心情豁然开朗,毒瘾的难受程度也减轻了不少;他继续沿着新胜路往西跑,看着田间路上早起劳作忙碌的人们,越跑越轻松,一直跑得大汗淋漓。

  第二天凌晨阮迪治继续试着跑步,带来的身心愉悦和无压状态,让他感觉自己找到了戒毒的方法。

  “我从一开始只能跑一公里左右,慢慢跑出了五公里,一年后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发生了明显转变。”阮迪治白天在新浦镇禁毒办和村干部帮忙安排的荣誉村农贸市场上班,凌晨和晚上都坚持跑步一小时以上。

  这几年多次参加马拉松赛下半年还要去马来西亚参赛

  慢慢的,阮迪治还有了跑友,他加入了慈溪跑吧的跑团,2015年,他参加了舟山马拉松,第一次跑了半程马拉松,“完成后,我整个人兴奋极了,原来我也可以跑马拉松!”

  2016年,阮迪治又分别到宁波北仑、杭州千岛湖,跑了两次全程马拉松,今年,他报名参加了天津第13届全运会上的全程马拉松。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阮迪治已经参加了12次半程马拉松、3次全程马拉松,今年3月,在他的牵头下,还成立了慈溪新浦跑团,已经吸引了镇上二三十名跑步爱好者加入。

  “我现在的生活非常规律,也是因为我的改变,先前不爱搭理我的人都不见了,走在街上还有不少人跟我聊天,问我是不是刚跑完步呀?让我感觉又回到了当年,非常知足。”阮迪治告诉记者,在亲朋好友的资助下,他还盖起了7间店面房,还有12间单身公寓,每年的租金就有十几万元,同时还有农贸市场的工作,让他的作息更规律。

  “今年家里已经在盖别墅了,我终于又能过上好生活了!下半年11月份,我要出国去参加马拉松了,到马来西亚去,别人出国去旅游,我去跑步,机票都买好了!”阮迪治激动不已。

  跌倒再爬起的人生

  格外不容易

  在人们的印象里,沾染毒品的人,基本算是废掉了。然而,阮迪治又重新站起来了,这非常不简单。

  我不认为全是靠跑步解决的,跑步应该只是阮迪治重新奋起的一个载体,激发了阮迪治重拾生活信心的,可能还有妻子和女儿的默默付出和支持,村里人白眼的刺激等等。阮迪治从泥坑里滚了一圈,重新翻转人生,也说明,他的生活信念并没有完全泯灭。总之,他再度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说到戒毒的艰难,我们首先要知道的是,最好不要沾毒。阮迪治之所以能被所谓“老朋友”拉下水,主要是那个时期,他人生比较得意,顺风顺水,太顺的时候,往往容易忘乎所以,麻痹大意,掉进各种“刺激”的坑里。

  人生,得意时切莫做出荒唐的事,否则你很有可能从人见人爱变成人见人厌。失意时,也不必彻底绝望,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浪子回头金不换。

  我们支持鼓励阮迪治继续跑下去,人生的每一步都要跑稳,要好好珍惜。评论员 贡万军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